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epressing

这么穷 那么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爱情紧箍咒4:对抗  

2008-08-28 14:32:04|  分类: LOVE紧箍咒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Chapter 4

寒假噶最后一日,纸巾又将阿哭叫去点击。

一样喺个个情侣包厢。

“阿哭,我同你讲一件事。”纸巾

“咩事?”

“我唔想厄你。”

“甘你讲……”阿哭望住纸巾。

“其实我屋企部电脑已经整好。”

“甘又点?”

“但喺我又叫你出黎……”

“唔使惊窝,又唔喺因为挂住我而叫我出黎…….”

“………”纸巾本来真喺想扮讲笑甘话喺挂住阿哭,试下佢有咩反应,点知俾佢快一步。

“死啦,你甘快就变网吧一族啦….”

“网吧一族?几好听窝…”

“本来喺我地班人用离形容华安噶?”阿哭

“潇洒哥?”

“‘宵洒’个‘宵’应该喺通宵个宵。因为佢成日去网吧通宵。”

“哦……原来喺甘…”恍然大悟噶纸巾

“练你噶级啦…”

“哦哦。”

­

几个钟后余额不足下机。

“阿哭,你直接翻屋企啊?”

“唔喺,我要去买书。”

“你买书个度有无CD卖架?我想买传说中好好听噶滨崎步噶新CD。”

“好似有。”

“甘你带我去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­

就几分钟路程,阿哭推开书店噶门,纸巾跟喺后面。

阿哭直接行去卖杂志个度,拿起最后一本《游戏机实用技术》。

“游戏机净翻本,特登留俾你噶。”书店老细一路数钱一路奸笑望住阿哭讲。

“真喺唔该晒。”阿哭扮到好感谢噶样。

纸巾拉开阿哭,好细声甘问:“你同佢好熟架?”

“唔喺,我从来无叫佢留书,而且就算我叫佢留,一有买家佢都会毫不犹豫甘卖俾佢。哼,仲话留俾我,依家D奸商真喺咩都讲得出。”阿哭更细声甘答。

“咔咔~~~”差D笑死纸巾。

“稳唔到啊?”阿哭问

“嗯。”

“等我问问,”阿哭行埋个老细度。“老细,请问有无滨崎步噶CD啊?”

“边个话,唔识,你自己去稳稳。”老细见阿哭已经买书,知道赚钱,即刻无晒头先噶热情。

“死蠢啊,你甘问佢肯定唔会答噶。用你只脚啉啉都知道佢甘噶死样喺无可能知道滨崎步喺咩野。”纸巾细细声甘讲,跟住行埋去。

“甘请问日本歌手噶CD喺边呢?”纸巾问

可能真喺样噶问题,阿哭望住佢数钱个样,绝对啉唔到任何关于音乐噶野。

“哦,都喺晒个边噶架上面。”老细答得出奇爽快,或者佢唔单止姑寒贪钱,而且喺一个咸湿公。

“甘有边D歌手噶?”纸巾似乎好想买个只CD。

“日本噶少D,我知噶得坂本真绫。台湾噶比较多,有S.H.E.同张韵函噶……你要要?最近张韵函噶好卖D。”老细似乎完全唔知自己犯佐甘严重噶错误,仲答得好自然。

“你话咩?张……”纸巾好肉紧

“张韵函啊,有问题咩?”奸商噶语气好坚定。

“喂,大佬。呢个世界只有张含韵同埋张韶涵,我唔知你想讲边个,但喺张韵函喺绝对唔存在噶!!好心你有D职业道德,名都叫错仲卖!!”纸巾开骂了。

“喺啊,我喺唔明呢D野。不过好似轮唔到你离教训我。中学生都唔乖D翻去做作业,我无时间同你讲废话。”老细好似好愤怒。

“我喺咪中学生关你咩事,我写唔写作业都唔使你理!!我上中学最自豪噶就喺无喺呢种书店买埋晒D垃圾模拟题!!!”纸巾毫不退步。

“算啦,佢更年期,去第二间稳过。”阿哭拉住纸巾。继续嘈可能会出事。

显然老细都喺觉得钱重要D,阿哭一劝交,佢就继续数钱。

一出门口,纸巾个样好严肃。

“唔好嬲啦,资本主义喺甘……”阿哭好似永远都甘冷静。

“SORRY吖,可能你以后就唔可以离呢度买书…”纸巾终于平静翻。

“无事,资本主义认钱唔认人。”

“咔咔,甘又喺~~~~”

“前面仲有间音像铺,我地去睇睇。”

“老细,有无CD啊?”纸巾问。头先噶经验教训令纸巾对呢一带噶铺头完全失去信心。佢甚至觉得呢个时代喺音像铺买CD喺一件好奢侈噶事。

“仲有少少,依家都卖DVD啦,仲CD。好心你地D学生都关心下社会噶事啦,净喺识得做功课,要与时俱进啊!!”纸巾同阿哭都发誓呢个喺佢地听过最烂噶理由,佢地追求音乐噶幻想被彻底粉碎……

阿哭想讲D野,不过佢突然觉得好晕,眼前噶野瞬间变得模糊,然后就失去知觉。

­

醒翻个阵发觉唔喺宿舍唔喺屋企。

纸巾坐喺隔离赶作业。

“醒啦?”

“我训几耐?”

“半粒钟姐。”

“呢度?”

“我屋企。”

“你屋企?”

“你好似觉得我无屋企甘窝。”

“唔喺……乜你够力扶我噶?”

“喂,你真喺以为自己好大只啊?”

“…………”无奈噶阿哭,“喺窝,你点解唔住宿噶?”

“我地宿舍D人太变态,我DADDY惊我受伤。所以外宿咯。”

“点变态法?”

“你见过大热天时揽住棉胎睇星星噶人未?”

“未见过。”

“唉,算啦。甘你想喺我张床度训几耐?”(好有深度噶问题)

“ER……如果你肯噶,我真喺想训翻晚。”

“我打残你噶话,仲可以训成世添~~~”

“甘我要起身啦。”其实讲真,如果残佐可以训一世,阿哭愿意残。阿哭中意纸巾,好耐之前就喺。不过无讲。因为有D野讲佐就喺一生一世,区别喺有D人讲佐喺两个人噶一生一世,有D人讲佐喺一个人噶一生一世。阿哭认为自己喺后者。话晒三年离佢地两个都行紧相反噶路。阿哭喺教室望住人地认真学习,偶尔俾人赞佢考得好;纸巾喺教室玩手机同BF通讯,偶尔俾人话“你又失恋啊?”。显然依家都几好。

“喺啦,今晚好似要翻学。”纸巾突然啉起。

“依家几点?”

“6点9。”

­

沉默3秒后,两个同时大叫:“今次大获啦~~~~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